买椟还珠

2016. 08. 14

买椟还珠,我看起来就像是会去做这种行为的人。

来深圳一周了,其实在离开上海之前,我就在想,我什么时候才会觉得自己已经离开了上海呢?

每当别人问起,你在上海待了多久,我总是说,我在这边上学,所以,大概7-8年了吧。

那么离开应该是件很不舍的事吧?

嗯。

会吗?

在来这边之前我其实已经排除了好几个答案。

什么时候我才会觉得自己离开上海呢?

在和朋友吃最后一餐的时候吗?在离开出租房的时候吗?在坐上飞机的时候吗?还是到达深圳的瞬间?再或是在深圳这边安定后的某天?在那一天忽然想起,再也回不去了,那时候才会真正的感受到我已经离开上海?

这些答案在我出发前就已经否定掉了,而之后也完全证实了,这些经过完全没有实感。

在安顿好后的一周,我才找到答案。

什么时候我才会觉得自己离开上海呢?

我怎么可能会有离开这个感受呢?换句话说,我到过上海吗?

如果从物质成面来说,我的确是到过上海,在上海认识了不少人,去了不少地方,该接触的,不该接触的,基本上都完成了,如果以“到过”这个标准来算的话,我的确是到过了。

但是那又怎样呢?

我不喜欢旅行,因为我想不通其中的意义。

不管在上海还是深圳,我还是我,这真令人难过。

在上海的我是我,从上海到深圳的我还是我。一点区别都没有。所以对地理迁移才毫无实感。

虽然我一开始就明白,到一个新的地方,新的开始,这种话不是骗别人就是骗自己。偏偏,我是及其不愿意以第一人称为视角去向他人展示私人生活的人,所以我不会用这种东西去骗别人,更惨的是,骗自己,我一开始就不信,又如何骗的了自己。

我基本上什么都没带,就来到了深圳。

然后保持这个状态,住了一周的酒店。

找到安顿之处后,在一天之内,就恢复到以前的状态。

花几百块钱买了日用品。

花半天时间,在电脑上同步了之前的数据,文件,游戏。

查了一下周边的环境。

一切和之前一样。

唯一的区别在于,以前在做这些事的那个家伙在上海,而现在这个家伙在深圳。

真惨。

“你是对自己有多不满,为何会把状态的恢复说成是惨。往好的方面想,这是适应力好的表现。”

这正是最令人揪心的地方。

人的惰性决定了,人总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找到最舒适的区域,然后安于此。既然我只是从一个舒适区跑到另一个舒适区,那么我在物理上跨幅这么大跑来这里干吗?上升到形而上学的角度,我来到这个世界到底是为什么?就是为了找个舒适区,然后等着时间结束吗?

在来之前,我以为物理位置的改变,至少会轻微的刺激到自己,就像刚刚放暑假的第一天,总会想为了暑假可以玩的更开心,而开始制定暑假作业的时间分配计划,虽然整个暑假不可能完全去执行,但是至少第一天会完成很大一部分工作。

可悲的是,这一周,我连为暑假作业做计划分配都没去做,因为这并没有像放暑假一样刺激到我。

我还是我,所以难过。

也许某天我会忽然想通地理迁移的意义,那时候心态大概会改变吧,真希望答案可以来的快一些。

另外这一周,我再一次发觉自己是买椟还珠的那一类人。我并不喜欢珍珠,喜欢珍珠的只是大部分人。我愿意为赠品盒子而去买珍珠,因为我喜欢那个盒子。

对于嘲笑买椟还珠的人,不知道有没有想过,买盒子的人并没有把钱当一回事。并不是每个人都觉得每一分钱都必须买到“其他人”觉得物有所值的商品。

我喜欢那个盒子,所以我愿意出我心里觉得可以承受的价格去买它,至于附送的珍珠,随便怎样都好,如果你们那么喜欢,那就给你们。

碎碎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