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罗米修斯

2016. 10. 17

​ 这是一座被沙石包围的城镇。

城外2公里处有一处农场,农场主名叫阿修。

“别再种这些没用的东西了,和城里的人道个歉,回到城里生活吧。”

农场里七七八八的种了一些杂乱的东西,甚至有些区域连杂草都没有除尽。

城里偶尔会派个人来说服阿修放弃这种奇怪的行为。

对,阿修是被放逐到城外的。

城镇在过去时不时会被砸出一个拳头大的,深不见底的坑。而每次坑都出现在阿修的家里,人们发现,那个坑的目标是阿修种的某种植物。

“这不是没用的东西,它叫普罗米修斯。”阿修淡定反驳。

“是是,就是这种花,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拿到城里就会让人们产生被火灼烧一样的热病。”游说的人放弃了耐性,“虽然在城外种植没有任何影响,但你种这种东西干什么?这种只有害处的东西。我要回去了。”

“等等,”阿修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明天是‘清凉节’吗?”

“是啊,不过对你来说都一样吧,反正你也不打算回来。”游说者一脸厌恶的看着阿修。

阿修的神情不再那么轻松,甚至有些窘迫。

游说者看阿修似乎没有什么想说的,就独自回城里了。

清凉节是这座城镇唯一的节日,这个节日为什么而存在,以及什么时候举行,城里的人也不清楚,就是有种感觉“啊,就是这一天了。”然后就开始了清凉节。

没有阿修在的清凉节,城市里充满节日的欢愉。

只是这次似乎有点不一样,原本只出现在阿修家里的坑遍布在城市的各个角楼,而且还在不断扩大。

城里瞬间变成一片哀号。

黑色的坑不断吞噬着城市,人们对眼前的景象完全无能为力。

“为什么会这样?”

“谁来救救我们?”

这些坑甚至开始吞噬人类,但是奇怪的是,当人被吞噬时,并不会感到任何的痛苦,而未被吞噬的人也无法记起关于被吞噬的人的任何信息。

黑色几乎覆盖了整个城镇。

“果然是这样。”阿修出现在城门外。

他捧着那盆名叫普罗米修斯的花走进城里。

踏入城镇的那瞬间,阿修觉得自己仿佛被火焚烧一般,剧痛让他松开了双手。

普罗米修斯掉在地上。

奇迹出现了。

黑色的坑开始收拢,而坑褪去的地方,原先被吞噬的建筑和人都完好无损的出现在原地。

只是出现的人都和阿修一样,全身仿佛被灼烧一般剧痛的挣扎。

黑色的坑终于完全的收拢,聚集在普罗米修斯身上。

阿修忍着剧痛用手抓住普罗米修斯,用力拔起。

地上出现一个拳头大的黑色的坑,但是没有再扩散。人们也从灼烧的痛苦种恢复过来。

“好凉快!”人群忽然爆发出这样兴奋的声音。

“阿修,你在干吗?”大长老站在阿修面前。

“我刚刚看到阿修手上那朵花让地上出现个洞!”人群中有人在喊。

“我们都看到了,你手上的花枯萎后,我们就变凉快了!”

阿修这时候才注意到手上的普罗米修斯已经枯萎。“我必须在下次系统扫描到这里时重新种活它”。

“啊?”大长老十分不理解,“你要种这种可疑的东西做什么?”

“我们是被诅咒……”阿修想把一切说出来,但是说到一半,却停了下来。

“诅咒?”

“不,没什么,只是我自己想种这种花。”阿修故作轻松的说。

“这种花是什么?刚才有人看到地上这个黑色的坑是由它产生的。”大长老逼问。

“普罗米修斯,啊,也许叫普罗米修斯的心脏更合适,它会让靠近它的人产生被灼烧的感觉。”

“那我不能让你种它。”

“所以我会在城外种。”

阿修说完就带着花离开了。

————

有一队冒险者在谈话。

“我们是不是跳过了某段剧情?”勇者问。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法师不明所以。

“你看,照攻略上的流程,我们前面似乎要去拯救一个有炎热症的城市。可是我们却直接绕过了。”

“无所谓吧,那种地方不去也不影响我们的进度。”

————

阿修看着逐渐盛开的花。

他知道自己只是游戏中的一个npc,而这花是一个剧情道具,只有勇者拿走才不会触发灾难。

“勇者一定会来的吧。”

————————

平行宇宙

这里记录了另一个宇宙的故事。

微信订阅号,只发小故事和小游戏。

另一个次元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