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派

2016. 09. 25

最近重温了一遍幽灵欺诈,现在新的翻译变成了幽灵诡计。

这款游戏还是没有大火。

然后忽然联想起自己。

当然,我不敢拿自己和ghost trick比较,但是,就是觉得,就像幽灵这种水平的游戏都无法被“大多数”人所承认,那我其实又算的了什么呢?

虽然从以前就明白,有些人完全不屑一顾的东西,对另一些人来说就像神的礼物一样。

不管是事物,还是人。

有时候觉得幽灵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就像韩剧或某些明星对于另一些人一样,在心中都有种被人轻视的感觉。但是对此我们无能为力,我们只能感慨那些不懂欣赏我们所喜欢事物的人,错过了这个世界多么美好的存在。

我会觉得无法把幽灵玩到结局的人,真的错失了很多东西,稍微引战一点,这种剧情如果拍成好莱坞大片,估计会被载入经典吧,但是如果强行去安利的话,也只会招致反感。

而且有前面逆转真人和动画化的前车之鉴,总觉得幽灵除了游戏,没有其他更好的平台了。

强行安利的感觉,就像有人逼着我承认某些电视剧或某些明星很努力伟大什么的一样。

我错过了他们的神作,他们也错过了我的神作。

其实人也一样,总有个人是不管优点还是缺点都和你很合拍的,但是毕竟这个世界太大了,能互相遇到的其实没多少人……

再回到幽灵这个作品上,为什么它没有特别受欢迎呢?

其实我完全不知道,就算我猜的理由,也是非常的主观,以及充满错误。

就像现在市面上什么游戏最受欢迎?

就是那些人傻钱多的东西。

那些东西能叫做游戏吗?

当然可以,那些毕竟是最赚钱的行业,游戏业。

我一度羞于承认与那些所谓做游戏,却把游戏当白菜卖的人混为一谈。

但是,既然是要制作游戏,就不可能脱离这个群体。

没错,这就是游戏业,这就是现实。

就像我一点都不喜欢自己在学校的经历,可是我却很憧憬校园生活一样。那只是存在于我脑袋里的幻影,而那被我嫌弃的,才是现实的校园。

“如果能回到过去,你愿意回到学校里去吗?”

不,一点都不愿意。

“那如果能选择一个生活场景,你希望在哪里?”

“学校。”

很矛盾吗?

其实原因很简单,在学校的学生是一种无法养活自己的生物,没有独立生存能力却依然洋洋自得的小鬼。

至少,我的学校生涯,我没有完全靠自己的能力,养过自己。

但是,别人的生活,比如一些幻想中的或现实中的,他们有独立生存的能力。

如果在学校当学生能养活自己,我其实还是蛮愿意去学校的。当然,如果没有作业就更好了。

不过那也是在学校时的一些比较极端的想法了,现在随着年龄增长,学校什么的,其实已经不怎么关心了。我不会像以前一样去轻视一个学生,当然,也不会去高估一个学生,毕竟,本质上就是个人类而已。

在明白这些以后,我也接受了游戏业这个现实。

现在的游戏业,说难听点,就像一群窑子的姑娘,一边骂着来消费的嫖客人渣,一边想方设法讨好来消费嫖客的钱包。

“什么?玩家居然不知道怎么开始游戏?改!我们改!我们的玩家sb到极点了,我们要把游戏改成连sb都能玩,当然,前提要充钱。”

但,说实话,哪个行业不是这样呢?

你是个成年人吧?

难道你还打算忤逆这个世界的规则?

难道你还觉得自己是个顶天立地的小鬼?

真的很羡慕那些,能够做出自己喜欢的东西,还受到“大多数”人喜欢的人。

不管他们是那种,三观本就和“大多数人”一样,然后做出“辣几玩意”的人。

还是那种,虽然三观和“大多数”的人不一样,却能让“大多数”人接受自己作品的人。

至少,人生的意义明确了,不是么……

那就是所谓天才了。

只可惜,那毕竟是“少数”。

碎碎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