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iphone丢失到appleid被钓鱼的过程【智商税】

2016. 05. 21

上周,5月10日,手机被偷。

是入室盗窃,因为我睡觉不锁门。我真的没有期待有美女来夜袭。

懊悔

第二天早晨醒来,发现门开着,门口有些嘈杂声。

曾经有过类似的情况,门被打开,然后有人在外面打扫。

所以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觉得有点吵,想说“喂,你们干吗把我门开了,帮忙关下”。翻个身,想找手机。

然后,没了。

………………………………

起床到其他地方找一下,发现手机真不见了。

这时候才清醒过来,出门,到楼梯拐角找到我的钥匙,身份证,银行卡……

回来的时候,在门角卡着我的口琴……天鹅的那只……型号sw1248……

那时候我没太注意门口的人,他们似乎是对面房间的人在地上整理包裹,因为对面房间貌似也是房门大开。也许他们就是小偷(从现在的角度来说,看谁都像贼)。然而那时候我却关上门,整理了我丢的东西,iphone,ipad,一张交通卡,几百块零钱。

那一瞬间,我居然有点心安……

因为,那个贼把钥匙,身份证,银行卡丢在楼梯拐角处,怕我看不到的样子。

潜台词仿佛在说“我们只劫财,不害人”。

所以呢?我应该感谢他把钥匙之类的东西还给我么?

那一瞬间,我想了很多东西。

当一个路人受到袭击而其他人只是围观的时候,错的是谁?我们越来越多的人把矛头指向了围观者,而不是施暴者。因为,我们已经默认把施暴者当作是天灾,是不可质疑的存在了。

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社会的三观已经扭曲到这种程度。

就像现在这种情况,我被入室盗窃了,对方已经把我最重要的东西还给我了,我还能说什么,我难道不该感谢他?他原本可以做一个百分百的坏人,可是他选择做一个80分的坏人,剩下的20分是他的善良。

我了个去。

善良你大爷啊!!!所以我第一时间锁好门,跑到小区门口警卫处报警。

警察来的比我想象中快,因为,当我带着他们到我房间转了一圈,(期间我问他们,这个机有可能找回来吗?他们说没有找不找回来这一说,只有这个案子破没破这一说,然后要我找时间去派出所做笔录,我说那我晚上去吧,)然后就去公司了,当我到了公司结果比平时还早半个小时,呵呵。

到公司后和其他人说了这个事。

大家表示,这个贼的确还是很有良心的。呐,我也知道,但是我还是意志坚定的要去做笔录。

之后立刻把手机号码冻结,然后上网买了部新手机,跟同事借了台测试机,跑去营业厅把手机号找回来。

从营业厅出来的瞬间,我下意识的又计算了一遍自己的损失。

一台iphone。ipad其实已经很旧了大概不值几个钱;被偷的几百块钱就算不被偷,大概一不小心也会花没掉的;只是交通卡里还有70几块,这一点比丢了几百块钱更生气,不知道为什么。

为了一台iphone就报警,这样好吗?那个贼还有“良心”呢。

中午手机到了,从6p变成6s,真不习惯。

晚上去派出所前先跟房东通了个电话。

房东非常激动的说,绝对不会是我们小区的租客干的,我们小区住的都是正经人,除了一个长得挺帅喜欢偷内裤的小伙,我现在就去查监控云云。房东还说,报警没个卵用,根本抓不到。

其实我也没有对警察能破案这种事抱有什么期待。再加上那个贼还有“良心”。这样显得我好像太特么不是人了。

派出所有点远,坐公交要10分钟。等了20分钟。

到了之后,警察都在外面抓非机动车,大厅里没人。等了一会,来了个人,做了笔录,回房间。

回到房间后第一时间把门反锁。

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胡思乱想。

早晨那个贼在我身边的瞬间,要是我忽然醒来,那会是怎样的发展?要是贼真的就是我现在的邻居,那我还能放心住这种地方吗?

有时候觉得一个人真的有点恐怖。

《消失的爱人》里,女主角独自一人在外面租个房子时,被隔壁的一对男女盯上,那种当面来入室抢劫,自己却完全无力抵抗的感觉。

真的很想找个人一起生活,但是……

扯远了

那天半夜小区传来男女打架的声音。总觉得这个世界忽然变得恶意满满。

第二天警察来电话,说他们注意到小区有个女人有重大嫌疑,问我有没有线索。我说没有。

之后一切稍微回到往常一样。

只是每天早晨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确认我的房门是否开着。以及手机是否在身边。

12号的时候,收到个提示,说我的ipad数据已经被抹掉了,因为ipad上登有我的微信,并且没有其他的锁,所以我丢失当天就申请抹掉了。不过iphone还不想抹。同事说硬件大概会被拆解卖掉。

一周后。

小区里贴了张告示。监控拍到一个女人,文字上注明她有重大入室作案嫌疑。

看了下时间,5月7日,7点38。

我查了下,我报案的时间5月10日,8点10分。

我有点不太相信这个信息,因为我潜意识里觉得,入室盗窃这种事情应该是“男人干的事”。真不希望被个别极端女权主义者跳出来指着骂我“大男人主义”。“什么叫男人干的事,我们女人就不能入室盗窃吗?”呐,虽然应该没有这种人吧。

看完告示后,忽然有种深深的悲哀。警察也不想助长犯罪,但是这里面的人情事故实在太复杂。受害者受到犯罪者的“小恩惠”,就会对自己产生一些自我安慰的保护机制,对于报警变得不那么坚决。而警察能得到的犯罪信息也十分有限,很多时候处于花大力气却不讨好的情境之中。这使得案件侦破变得异常困难。

假设警察竭尽全力去破案,而受害者也竭尽全力帮忙,那么结果会如何。也许结果只是抓到一个团伙中的顶罪个体,赔了几部手机。在年终汇报时,填上,侦破盗窃案一件……而受害者也只是拿回了已经被心里接受丢失无法找回的手机,然后还要担心被未被逮捕的团体其他成员的报复。

谁知道呢,任何事情都可大可小。我们总是喜欢平庸。

帮不上警察忙的心情让我有点焦躁,那时候甚至想,要是我丢失的金额大一点,这个案件的权重会升高吗?

最后不了了之了。

这件事之后我也没再放心上。

直到今天收到了这个短信。

钓鱼短信

我一直对苹果的东西没太在意,因为上面好像没有什么重要的数据。appleid和密码什么的记一次忘一次。

看到这个短信,第一时间是想在群里发一句“我的iphone居然还能找回来”。

然后当时脑一抽,就没发,直接点开链接。输了账号密码。没反应。我以为操作失误了,或是密码错误,又试了几个密码。结果还自动跳转到密码修改页面。

虽然这一顿操作非常反人类,但是因为我当时急着出门,加上新买的6s有各种毛病,特别是浏览器的性能,所以我以为是浏览器的锅。

进入修改密码的页面后,他居然还提示要求输屏幕解锁密码。

钓鱼网站

当一个人到达这个页面,基本就是已经被洗脑洗的差不多了。虽然那一瞬间,我迟疑过,苹果要屏幕密码做啥?做桌面验证?但是手不自觉的就把密码输完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有这种奇怪的被引导倾向。就像打lol时。有时候对方在你面前浪,你脑海里会闪过无数的判断“他后面应该有埋伏,他这么浪是要勾引我过去吧”,然后我就过去了。

为什么啊!!!不知道啊!!!明知道是错的还是要去做啊!!!

钓鱼网站

最后还来一句“尊敬的用户,我们的工作人员将会在48小时内与您联系。”

我居然一直没发觉。

智商已经见底。

做完这些后,我才在微信群里发了一条20分钟前该发的信息。

“这个网站怎么登不了icloud?”

那一瞬间才忽然清醒过来,卧槽,我被钓鱼了。

赶紧去官网改appleid密码。再点开“查找iphone”。

之前一直显示离线的那台6p不见了………………

……………………

我仿佛看到屏幕另一端一个在手机维修店的中青年把手机往旁边一扔,说,这台可以了。

也许若干年前,他的前辈告诉他,“这个软件非常神奇哦,你只要按一下发送按钮,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人把账号密码发到数据库里~”

附:

既然 iOS 8 的开机密码无法破解,小偷偷了 iPhone 6 会怎样处理呢?

碎碎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