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音希声

2016. 04. 30

一直疑惑物质与意识的交集是什么,现在忽然明白,作为信息的载体,物质本身也是信息的一部分。

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信息流动的过程。

声音的大小是以什么为判断标准呢?说话者的音量吗?

不是,声音的大小是由倾听者的数量决定的。这是一个声音的传播,信息流动的过程。

一个人站在房间里大声呼喊,即使用最大的力气提高音量,能听到的只有在同一个房间里的人。但是如果一个人在网络上的寥寥数语,却受到无数的人转播,那么他的听众无疑比一个房间要多的多。

音越大声越稀。

提高音量仅仅是让你自己觉得你把声音传给听众了,但是不能保证听众真正的“听到”了你的声音。

为了让听众听到你的声音,首先要明白一件事情:听众想从你这里听到什么

大部分情况下,我们只在意我们想说什么,而不是听众想听什么。

如果我们想说的和听众想听的凑巧相同,那么,听众的确会听到我们的声音。但就算如此,听众依然只会听进他们“想听”的部分。

既然无论如何听众都只听自己想听的声音,那我们发出声音还有什么意义吗?

这里就回到了一开始就要明白的一件事:听众想从你这里听到什么。这句话的重点其实是“你”。

听众只想听自己想听的声音,但是他们同时又愿意听你的声音。所以这意味着,“你”能发出他们想听的声音。

现实中,我们都希望增加自己的听众,于是我们不断的发出声音,希望得到关注。然而回应寥寥。

我们写文章,玩游戏,做音乐,以此来展示我们自己可以发出的“声音”,但是效果并不好,而其他人看似脱脱衣服,秀秀下限,或者直接涉及黄赌毒,响应者众。

这时候总是让人不禁怀疑,人性本质其实是堕落的,我们不能成功因为我们放不下尊严去发出那种下作的声音。

事实是这样吗?不是的。

我们放弃自己想发出的声音,转而投入那些底线之声的播报中,也不见得会多一些回应。

就像做游戏时,经常会处于鄙视链上,我们以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去鄙夷那些明显就是为了坑钱毫无诚意的游戏。我们觉得我们目前游戏玩家少,只是因为现在的玩家越来越浮躁,如果我们也做那种坑钱无诚意的游戏,我们一样能吸引大批的玩家。“他们根本不懂游戏”。然而,当我们某天为了生计,不得不放下尊严去做那种坑钱毫无诚意的游戏时,才发现,就算我们丢掉尊严,我们也没有吸引到大批的玩家。那种被自己所鄙夷的人打败的感觉,真的是无比耻辱。不过这也说明了,在没有实力人手里,尊严根本一文不值。

其实我们只是弄错了玩家的想法。我们以为玩家只是想听到一些“浮躁”的声音,而我们发不出这种声音,我们根本不适合这个世界。

但实际上,玩家想听到的声音,和我们能发出的声音并不冲突。

你想说的和他想听的,一开始就不冲突。

举个例子。

A:“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B:“为什么不说?”

A:“说了怕你不高兴。”

B:“那就别说。”

A:“不说我心里难受。”

B:“你是故意想吵架吧?”

A是发声者,B是倾听者。

这看似矛盾的一段对话,我们分析下里面两人的目的。

A是想说一句话,这句话会让B不高兴。

B不想听不高兴的话。

那么AB两人是否没有交流的可能了?

让我们过滤一下这个逻辑。

A想说一个事实。

B愿意听一个事实。

显然,当把“A想说让B不高兴的话”变成“A想说个和B有关的话”,把“B不想听不高兴的话”变成“B想听和自己有关的话”,这样两人间声音的传播就建立了。

这是个极端的例子,也就是说,即使发声者想说的是一句对听众不利的话,听众依然可以“听到”。所以,“怎么说”,是交流之中最关键的方式。

但是……到底该怎么说呢……

很多时候你只是想发出自己的声音,但是对他人来说那无异于噪音。而你的努力也只是用来骗自己。

因为那过程就像一个想红的人,像个小丑一样在街角喃喃自语。路过的人都以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真特么可悲。

很多时候,我们都会很羡慕那些,往街头一站,发出声音,一呼百应的人。那些人走的路,无疑是最让人向往的王者之路。一个“普通人”一夜成名,响应者众。

我们甚至想不明白,我们发出的声音和他有什么不一样?一些人为了自我安慰,会说那些成功者沉淀了几十年,就为这一刻发出这一声。他们背后的努力我们看不到。

事实上呢?

事实上他们并没有比我们多努力多少,我们只是不愿意承认,他们真的运气比我们好。当然,很多时候,我们更不愿意承认,他们比我们强太多。

成功者在路边演讲,围观者聚集到导致交通瘫痪的地步,而我们,即使在路边吹奏口琴,依然只有零星的几个路人路过,如果他们心情好,也许还会扔几枚硬币。

然而,至少有人路过了,并注意到了,不是么?

既然你不懂的如何在街头大喊大叫,那么不如在街角静静的吹口琴。

你的声音,总会有人听到。

————————

平行宇宙

这里记录了另一个宇宙的故事。

微信订阅号,只发小故事和小游戏。

形而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