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I am Sign

2016. 01. 01

进球了就该高兴,胜利了就要庆祝,不要认为只有等到总冠军才有获得崇拜的权利,留一些鼓掌的机会给想要支持你的人。

这就是现在开始写博客的原因。

形而上学,寻找万物本源。

以前对写博客是有排斥感的,一来我不喜欢自我介绍,二来我不喜欢和‘专业人士’交流。

这两点是性格上的致命伤,因为这导致我的世界观与其他人偏差至少5米以上。

首先自我介绍就意味着需要以人类为根本对这个社会关系进行梳理,但是我曾经有个很极端的‘万物平等’理论,这意味着人类并不是这个社会的基本单位。而对这个世界的一切认知都建立在已有的基础之上。比如对一个人的基本认知,不是在于ta是谁,而在于可以证明ta的存在的事实是什么。最直观的既定事实之一就是ta的外表,然而外表的有效时限太短,换个发型可能就跟换个人似得。其次,也就是我对人最基本的记忆方式,是ta曾经做过什么,比如ta写过书,画过画,发表过特定观点。因为这种记忆方式,导致我走了个极端,我开始不把‘人’当一回事。很长一段时间内,我的记事方式里面,没有一个人称代词。‘你我他’对当时的我来说,都是不需要的成分,这样对于事物的记忆并没有什么坏处,但是缺失了个很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情感。缺少人称代词后,自我介绍就毫无意义了,因为纯事实的叙述可以平淡无奇,而这些事实对每个人来说或多或少都是一样的。

用公式来表示大概就是这样的:

角色A = 事实1 + 事实2 + 事实3 + 事实4 + 事实5

角色B = 事实1 + 事实3 + 事实5 + 事实6

角色C = 事实5 + 事实6 + 事实7 + 事实8 + 事实9

这就像每个人都有五官四肢一样,由一些公共事实组合而成。

然而一个人了解另一个人的方式是由情感获取的,比如‘我’对角色A的事实1感到很惊讶,而对角色B的事实1感到高兴。正是这种区别区分出角色A和角色B的定位。

但是依照我之前的认知方式,根本就没有对这进行区分,也就是说我就没有想去了解任何‘人’,包括我自己。

真是羞耻度爆表的中二病。

不喜欢和‘专业人士’交流,这点更中二。因为小时候看过的一句话。“一群作家居然坐在一起讨论如何写出读者喜欢的作品”。原话记不清了,总之我曲解之后的意思是这样的:作家和作家讨论怎么写故事,用什么样的专业手法,修饰语句,让文章看起来更好,结果文章却是给读者看的。这简直可笑,既然是写给读者看的,那么就该去和读者讨论他们对文章的感受啊,再多的修饰手法有什么用?

这曲解的误区在若干年后我才明白过来,“你问你的顾客需要什么,他们会说需要一辆更快的马车”。

在中庸之道的混合下,这两句话连在一起的结论就是,专业人士可以给你提供制造新的可能性的条件,而顾客的需求可以透过本质来寻找方向。

最后做个自我介绍吧,我曾经以见习游戏人自居,然而又对目前世面上的游戏人极其不认同,因为我觉得游戏人应该是基所有知识于一体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会画画,能混音,可以搓剧本,也能撸代码……

现在想想,那并不需要纠结于‘游戏人’这个名头,非要正确表达的话,那应该是造物主吧。

没错,我想创造个世界,现在见习中。

形而上学 碎碎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