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法本身一文不值,除非你实现它的价值。

2017. 02. 10

“做一个以欣赏游戏为主的游戏,就像有人正在进行游戏,然后可以旁观,但是旁观的作用要放大”

翻找以前的笔记时看到09年时这样的记录,当时脑内的场景是想到街机厅一群人围着一台机器观看,高手的机器旁,观众尤其的多。同时学校寝室里也经常有一人玩,其他人负责在后方BB的场景。所以才会记录下这种游戏形态。

按现在的结果来看,这个东西其实就是目前如日中天的主播平台了。

实际上每个人都会有这种感觉,大部分人在iphone出来前都预想过未来的手机应该是大屏触摸智能手机。但是,大部分人只能预想而已。

现在如日中天的各种产品形式,每个人都有想到过,毕竟,科技发展也遵循进化论的不可跳过性(每个物种的进化都是逐步递增的,不会凭空的从鱼进化到鸟),基本上每个所谓划时代的产品都是大家翘首以盼的东西,那些真正超越时代的东西只能被尘封,直至属于它的时间到来才有可能解封。

想法本身一文不值,除非你实现它的价值。

就像一开始提到的,如果由我来做那种形态的游戏(产品),我想我不会做成现在这样的主播平台,所以,之前的想法顶多只是顺着历史发展和产品撞车了而已。

但莫名奇妙提这个也不是完全没有原因,因为最近在整理那些“一文不值”的想法,所以顺便发发牢骚。

另外,最近整理的都是些已有作品的想法(比如画出了漫画,草稿,脚本,或游戏),一点现实世界的痕迹都没有留下的想法就不整理了。

整理的时候看到以前的作品总是忍不住想,我当时要是把这个作品的系列做下去,现在的我会是什么样呢?

有好几部作品其实都开始累积起人气了,但是我却舍弃了。

我记得若干年前,我曾经这么想过就算这个世界只有一个人喜欢这个作品,那我也会继续做下去。结果我完全没有遵守。放弃的原因有很多,但是最主要的是因为我自己觉得没意思了。如果自己对自己的作品都没有自信了,那还做什么呢?

觉得没意思的原因也很多,比如为了推广自己的作品需要很多“世俗”的方法,比如喜欢这些作品的人接收到的信息和自己想传达的相背离,比如独自做这个东西的自己像个sb。

后来也慢慢的理解了,当你的作品被别人看到时,别人看到的那个作品就已经是ta的作品了,只不过作者是你而已。

而独自制作的时候,莫名会对自己的要求高的离谱。毕竟我为什么要开始做这些作品呢?因为我不想把世界让给那些自己看不顺眼的人,可是,当我做出自己的作品时,我发现,其实我做的和自己看不顺眼的人没什么区别,转而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阵阵的恶心。

那感觉就像在舞台上表演,可是台下却有四五个观众。那种时候,我真的宁愿台下空无一人……

因为有观众后,自己就会变得患得患失。ta不知道为什么而来,而你不知道为什么不希望ta离开。

至于推广……

这个真的是个无言的痛。

我知道所有的推广的方法,却做不到。

就像seo一样,你要带着自己的作品,去各个地方“串门走亲戚”,和那些你根本不认识的人装作很亲密,然后让他们给你一个友链,你也给对方一个友链。去各个平台,参加比赛,让你的作品去给那些完全不认识的人评头论足。

这样和那些恶心自己小孩的大人有什么区别?

我无法迈过这个槛,所以我把我的作品放在自己家里,自己的网站,也不做任何推广,不强迫自己的作品做任何迁就。

我以为自己是对的,很伟大。

事实上,我只是扭曲了关系链等价交换,我只是完全的思维扭曲。就算我知道自己是错的,但是我还是说服不了自己,让自己的作品出去表演。

这个大概也属于社交恐惧的范畴吧……

我会努力去改的。

形而上学